随趣阁小说-男女同爱看的那种免费全本小说下载阅读

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
    第116章诬陷 2023-04-27 00:45:18

皇上看着老侯爷淡淡道:“不知要弹劾韩晏辰什么呢!说实的,朕也挺猎奇的,要知,朕都都觉得,那个韩晏辰也太无欲无求。”皇上说完,就哈哈大笑起来。

惹得下面的侯爷心里也七上八下的,要不是那个韩晏辰太挡路,本身也没想过去找他费事。

皇上看着侯爷呈上来的证据,龙袍底下攥着的手掌被指甲戳破,也毫无觉得。

皇上看着朝堂的侯爷嘲笑道:“那些就是你所谓的证据,吏部侍郎一位已死之人,所说的话就是证据。你没听过死无对证吗?人都不在了,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。”

侯爷看着皇上忙道:“固然吏部侍郎已死,但有些证据还查的到,好比和韩晏辰关系要好的孟研,他们关系要好,韩晏辰传闻她身体欠好,还为他请了苗疆医师蓝伶琳,他们关系要好,韩晏辰为她做的不在场证据底子不成信。”

看着皇上神色阴沉,似乎被本身说动,忙加把劲道:“都说孟研医术精湛,还有那位蓝伶琳医术也非常了得,比御医都凶猛。但韩晏辰谁都没带在身边,就敢单枪匹马进来治理疫情,必定有所依仗,莫非疫情~~~~。”

听到侯爷那未尽之言,朝堂上的官员都不是痴人,岂会不知侯爷之意。

就有和韩晏辰不合错误付的官员站出来进言道:“侯爷所说,并不是全无事理,不如把韩晏辰叫回朝廷询问一番,以证清白。”

看着朝堂争论不休的官员,皇帝嘲笑道:“既然要召回治理疫情的韩晏辰,那,哪位官员取代他的工做呢?”

看着下面像鹌鹑一样的官员,都说不出话来,皇帝看着侯爷淡淡道:“那件是是侯爷提出的,不如你去承受韩晏辰的事。”

听到皇上的话,侯爷一时有些提心吊胆,他是最晓得传染疫情惨状的,忙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到:“老臣年迈,怕耽误皇上的事,再说只是传韩晏辰问话,其实不耽误几时间,想来韩丞相必,会摆设功德务。”

皇上看着他那怕死的样,眼神暗沉的盯着他,然后淡淡一笑道:“那就交给你去办吧!”说完就退朝了。

侯爷志满意满的想招韩丞相回朝,好好整治整治他。完全不考虑疫情的开展,再他看来,天子脚下怎么都不会呈现疫情的,就算郊外多死几个贱民,也无所谓。

韩晏辰被召回京城之后,被侯爷处处打压,莫二少更是嚣张嚣张,完全没有 认错的样,加之疫情又有漫延的样子,一时之间人心惶惶。

韩晏辰看着本身的人手和侯爷的权力,在朝上斗得乌烟瘴气,而皇上只是袖手旁观,底子没想要插手的架势,思疑皇上对本身有所顾忌了,所以想借用侯爷的权力冲击一下本身。

想到越来越严峻的疫情,就只能寄希望于孟研她们,赶紧研究出匹敌疫情的药方了。

侯府。

莫二少那两天更是喜气洋洋,想起本身那两天抢来的小娘子,只是因为第一天不听话,被本身痛揍一顿后,那两天都乖巧的很,只是伤势迟迟不见好,还越来越严峻,原来想给她找医生,却被她给回绝了。想着若是全身都是药膏也影响兴致。如今那位小娘子雪白的胴体上,全是红痕,有些处所隐约还有血迹,让莫二少更是兴致十足,对那小娘子更是喜欢十分。

此日侯府罕见一路聚餐,侯爷又看着莫二少,在那里抓耳饶腮的,脖子上更是鲜血淋淋,忍不住把桌子一拍道:“你如许像什么样子,身子痒就多洗几遍澡,别在那丢人现眼。”

莫二少爷委屈道:“我刚洗过澡了,仍是痒,不晓得是不是家里有跳蚤,我那两天,都在要人杀跳蚤。”

侯爷嘲笑道:“有跳蚤,我怎么没被咬。”

莫二少道:“应该只是我院子里有吧!”说完愈加放纵的挠了起来,纷歧会儿脸上更是都挠出血了,他像觉得不到痛苦悲伤似的,越来越用劲。

侯爷看到他满脸血痕的恐惧样子,不知想起了什么,忙喊人道:“快传太医。”说完就分开椅子,满脸戒备的盯着莫二少。

各人看着侯爷的样子,也都想到了什么,都若无其事的远离莫二少。

莫二少看着各人惶恐的眼神,不知想到了什么,满脸阴沉的回本身的院子里,推开那位抢来的小娘子房门时,看着她正在抓挠本身,四周也全是血迹,惊心动魄。

莫二少还有什么不大白的,他走过去,抓住她的头发狰狞道:“谁派你来的,,,,”刚想反手给那女人一耳光,但手上的头发和头皮发作脱落,莫二少看动手上带着头皮都头发,吓得连连退后,慌忙把头发丢掉,看着面前好像厉鬼的女人,只觉得胯下一热,他吓尿了。

那小娘子似乎觉得不到痛苦悲伤一样,看着她嫣然一笑:“是你抢我来的啊!我没想来的呀!”她眼角流出血泪,歪歪头喃喃道:“阿牛哥,爹娘,囡囡来陪你们了。”刚说完,那小娘子就倒在地下了,嘴角还挂着幸福的笑容。

莫二少看着那女的惨痛的样子,忍不住边跑边喊道:“烧了那里,我不想看到她,快烧了那里,,,,”

侯爷过来,看着莫二少疯癫的样子,也听下人报告请示了,工作的颠末,还有什么不大白的。

他召回了请御医的侍卫,还要亲信对侯贵寓下戒严,就转身去往皇宫。

太后行宫。

太后坐在主位上,四周好几位宫女,都在为那位,仍然美艳的太后染指甲。听完侯爷说,莫二少仿佛被传染疫后,太后安静的对侯爷说道:“实是可惜,我还挺喜好那孩子的,你安心,我会要人好好研究那疫情的解药。”

说完就抬手看了看,本身新做的指甲,似乎发现指甲上的颜色,有点不合心意,反手给了那做指甲的宫女一耳光,长长的指甲把那位宫女的脸上划了好几道血痕,太后拿起旁边的镜子,看到本身花大精神调养的脸庞,照旧斑斓动听,忍不住非常满意。

她放下镜子淡淡叮咛道:“雷霆雨露,均是恩宠,我赏的耳光,就得好好留着,禁绝用药。”

太后扫了一下,四周宫女的脸庞,发现都是颜色寡淡的容貌,心里略微好受些了。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