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趣阁小说-男女同爱看的那种免费全本小说下载阅读

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
    第1章 奇异刺青 2023-03-08 02:18:36

纹身不断都是时髦人士的标配,彰显个性,也能够纪念特定的人和事。

但在华夏很早以前就有纹身一说,古时候是叫做刺青。

九纹龙、下山虎,那些几乎都是耳熟能详的了。

说起刺青,在华夏那也有几千年汗青了,也陪伴着许多千奇百怪的传说。

我叫孙毅龙,是一名刺身师。

之所以是刺青,是因为和如今火爆的纹身纷歧样,而是从古时候传来的手艺。

传承许久,也交融了奇门遁甲,还有一些风水,天相,五行八卦之类的的常识。

那门手艺,便叫做奇门刺青。

第一次见到奇门刺青的本领,是在我十一岁的时候。

而那件事出格的奥妙,也给我留下了不成磨灭的记忆。

我是个孤儿,从小和干爹相依为命,生活在一个小镇上,靠着刺青生活。

那时候,我们镇子上有一个小老板周豪,因为在外面做建筑生意,挺有钱的,是我们那个小处所的首富。

盖了三层小洋楼,还买了镇子上许多人见都没见过的小轿车,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媳妇。

根据如今的话来说,几乎是人生赢家啊。

周豪的妻子叫做宁欣,也是我们镇子上的,身段高挑,有种江南女人的温婉,脾性也好。

十里八乡的汉子,没人不羡慕周豪。

只不外美中不敷的是,两口子成婚三四年,不断都没有个一儿半女。

去病院查抄了好几回,两小我生育都是没有问题的。

渐渐就有传言,说是周豪在城里赚了黑心钱,得断子绝孙。

当初说他承包的工程,是推了个墓地,并且施工的时候死了个民工,周豪底子不管,也不赔钱,出格缺德。

后来,那宁欣便过来找我干爹。

那时候我还小,只记得宁欣十分的枯槁,拿来了许多礼物,还包了个大红包。

只记得她不断祈求干爹,说孩子什么的。

我干爹坐在院子里的摇椅上面,皱着眉头抽着烟。

二人嘀咕了一会,干爹仍是叹了口气,让宁欣跟他去书房,刺青去。

整整三个小时,他们才出来。

干爹消耗了许多心神,出来的时候也是虚弱的不可。

就那么过了两个多月,传出来宁欣怀孕的动静。

但随之而来的,也有很多闲言碎语,说是宁欣那好几年都不怀孕,去我家一次就有了,保不齐是偷汉子了。

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,干爹都面临着他人的指指点点,我也被镇上的孩子们讪笑。

但干爹不认为然,只是告诉我,他给宁欣刺了个青。

我也很思疑,就一个刺青,能有那么神?

我们两边当事人不发话,那事也就那么渐渐淡了下来。

又过了大半年,宁欣生孩子的时候难产了。

那时候生孩子,一般都是去乡里的卫生所,乡里的医生也一筹莫展,宁欣大出血,一会人就没了。

好在孩子没什么事,是个胖小子,周家人也都在喜悦之中,关于宁欣的离世,也没那么伤感了。

又过了几天,干爹带着我去宁欣的灵堂祭拜。

传闻那时候周豪,已经在筹措找新妻子了,所以宁欣的凶事,也不外是走个过场罢了。

我记得那天干爹不断冷着脸,在宁欣的灵堂默默感喟,“你没有阿谁子孙命,是强要不来的啊。”

“是我害了你啊,为了要那个孩子,你把本身搭进去了,实的值得吗?”

我在旁边也是一知半解的,底子不晓得干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良多年以后我才大白,本来那天干爹给宁欣,刺了个送子菩萨。

那孩子,便也是逆天改命而来的。

但那菩萨不是一般人能压住的,到底消耗了宁欣的阳寿。

所以在孩子出生的时候,宁欣也只能一命换一命。

固然如愿的给婆家传宗接代,但很快就被遗忘了,只剩下宁家里还有一对老父母,鳏寡孤独的。

说起来那奇门刺青也很邪乎,能让人怀孕,也能让好端端的人就那么没了。

那件事,也在我心里种下了个刺青种子。

那天以后,干爹似乎也颓丧了很多,也不接那么多单了。

差不多又过了一年,干爹的刺青又发作了一件怪事。

那时候港片恰是火爆的时候,许多年轻人,都想成为义字当头的古惑仔,当大哥,所以打架斗殴什么的良多,社会也挺乱了。

我们镇子上就有一个叫做王东的年轻人,成天不务正业的,不学无术。

因为宁欣的工作以后,干爹的名头也十分清脆。

那王东在乡里,成天和一群混小子瞎混,饭都吃不饱,也不晓得听谁说的就找到我干爹了,想让帮着他刺一条下山虎。

那时候九纹龙啊,什么关公啊,似乎代表着本身的地位。

有钱干爹必定赚啊,可是他用王东的生辰八字算了一下以后,却判断回绝帮对方刺青了。

无论王东怎么祈求,干爹就是不松那个口。

干爹也语重心长的和他说,王东年纪太小了,下山虎的气焰太足,王东没阿谁运势,是压不住的。

但那个王东就是个混不惜,干爹差别意,他就各类软磨硬泡,以至还找到了我。

我那时候才十多岁,他就想教我抽烟,喝酒什么的。

干爹不耐其烦,又愤慨又无法的容许他了。

“本身找死,就别怪我了。”

其时,干爹默默呢喃那么一句,似乎已经猜到告终果。

并且在刺青以前,干爹还特意和他说清晰,若是以后那个刺青出什么问题,他可不负责。

其时王东也只要阴谋得逞的欣喜,二话不说什么都容许下来。

而且刺青的钱也没赖账,全数给了我干爹。

那天晚上,干爹也根据他的要求,在他的胸口,刺了个下山虎。

完事以后,王东开高兴心的分开了。

但干爹却把他给的钱,扔到了外面。

我也挺惊讶的,好好的钱,干爹为什么不要。

看着王东离去的背影。干爹冷着脸呢喃道:“活人不克不及收死人钱。”

说来也怪,不出一个礼拜,那王东公然就出事了。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