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趣阁小说-男女同爱看的那种免费全本小说下载阅读

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
    第178章 2022-11-27 02:07:22

当浓情深情流转,气氛恰如其分地众多着美的时候,庆熊也行不住地对卿卿道:“我爱你,并且还很爱我们的孩子。”

接下去,关灯应该是很天经地义的工作,卿卿期待着做关灯之后的工作,但是他却久久地没有任何的动作。

那让充满希望的女人,眸子里落满了绝望,盯着庆熊,半吐半吞了半响,却没有说出来。

因为眸子落在隆起的肚子上,她那个做妈的,不成能掉臂忌孩子,所以有些踌躇。

德律风铃声,老是会那般高耸地清脆起来,过分高耸,所以让覆盖着的温顺气氛,在一霎时被突破。

当房间里的粉红色一霎时消逝不见的时候,卿卿觉得,她被温暖重重地扔进了冰窟般,过分明显的差别,让她好半响地反响不外来。

德律风铃声不断都在高耸地清脆着,卿卿原来认为庆熊会很快将德律风接通,但是她发呆了半响,回过神的时候,发现德律风并没有被接通。

偏过甚,目光落在庆熊的面颊,甚是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不接德律风呢?”

对方没有答话,只是目光曲愣愣地盯动手机,像尊雕塑般,毫无动做,那手机铃声高耸地清脆,实在让人难受。

卿卿行不住猎奇地往手机上观望了一眼,就那么一眼,她原来就起头欠好的表情,在一霎时跌入谷底。

面颊也陷入苍白的形态,那样的苍白,弥散着的不安,让她盯着庆熊的手机,声音哆嗦着问:“你怎么不接德律风?”

像是被唤醒了般,握动手机如雕像般的庆熊,缓缓地转过甚来,声音里透着坚定:“那德律风,我不接了。”

话音落下,庆熊的手指敏捷地将手机外壳盘弄开,取出电池。

阿谁德律风是江耀强打来的,但卿卿却不晓得庆熊为何不接德律风,并且还愤慨地将电池给拔掉,那过分于反常,让卿卿不能不猎奇。

“为什么,你要把手机电池拔掉?”疑问蹦跶出来的时候,对方的神色暗淡了些许。

并没有立即得到谜底,传入耳朵的是一声悄悄的叹气声音,然后卿卿抬起头,望到了庆熊面颊上落满的坚决:“因为你。”

心里的柔嫩被触动着,心微微地哆嗦,心尖似乎被温热的手掌包裹住般,一霎时,让她在强大的温顺里僵住了。

因为她,固然没有完全听大白,但是如许温情的话语,让她觉得高兴无比。

没有说话,而是再一次地,往林庆熊的面颊凑过去,动做敏捷地偷走了几个吻。

房间静谧,粉红的暗昧在不竭地晋级着,卿卿认为瓜熟蒂落地应该会有愈加暗昧的工作开展下去。

可是却是出人意料的,林庆熊抹了抹面颊,将卿卿落在他面颊的吻,通盘地擦去,然后张着泰然自若的脸色,声音不急不慢地道:“好了,我该走了。”

一句话,让房间里所有的粉红,在一刹那消逝不见,他面前的女人,焦急不已地张着惶恐的眼睛,盯着他问:“庆熊,能不克不及够不要走。”

都还没有将温顺享受够,怎么会如斯地高耸,说走就要走,那让卿卿甚是不甘愿宁可,她原来还在等待着有愈加暗昧的工作发作。

但是林庆熊却很是坚定,他冲卿卿摇摇头之后道:“不,我得走了,否则秋秋会焦急的。”

每一次都是阿谁名字,在她和他之间柔情深情到浓点的时候,都是阿谁名字的呈现,将一切都打碎的四分五裂。

“你也早点归去吧,要否则江耀强会有疑心的。”林庆熊的声音淡淡的,落下之后,他转身,就要往门口的标的目的走去。

“能不克不及够帮我一个忙。”看着林庆熊的身影,即将在面前消逝的时候,她不安地观望着门口,哀告着。

那抹坚定要分开的身影,在她的话语里,停住了脚步,缓缓地转身,就像是他即将带走的一切亮光,在一霎时恢复般。

她面颊写着的不安与不舍,在他转身的时候,化做一抹笑容,绚烂的笑容升腾起来,固然不晓得还能不克不及够让粉红色晋级。

但是她在等待着,等待着本身可以骄傲地将其给升腾蔓延,所以脚步在往林庆熊的标的目的走着的时候,面颊的绚烂笑容变得险恶。

“什么忙?你说吧。”林庆熊的话语很是痛快,只是在话音落下之后,久久地没有得到回应,只看到阿谁不断靠近本身的女人,越来越近。

“什么事儿?”有些焦急地再问了一遍,但是卿卿并没有容许,她末于走到了他的身边,伸手就可以触及到他的脸庞。

实的很想伸手触及她的脸庞,但惧怕在碰触到他之后,他会很快地消逝不见,所以她的手僵硬在空气中。

半响之后,卿卿盯着庆熊问:“你愿意再给我一次吗?”

如许的渴求,让面前汉子的神色变得很是欠好,霎时暗沉的神色,让她大白,他是不成能容许本身。

“你实的很想要吗?”在卿卿的神色跟着暗沉,众多着绝望的时候,汉子轻柔的声音钻入耳朵,让她昏暗的世界一霎时亮堂了起来。

她确实很像很像要,不单想要,并且还想要林庆熊可以留下来,可以在那里陪本身一夜。

她就像是后宫中的妃子一般,太久地被萧瑟,所以见到皇帝的那一刻,是怎么也不愿干休的,即便此时本身已经怀孕。

“为什么?”淡淡的三个字,让她觉得莫明其妙,如许的工作,怎么可以问为什么呢?

那三个字有些让人猝不及防,所以她愣在原地,半响不晓得要说些什么,曲到汉子说:“你不给我一个理由,那我就走了哦。”

如许的威胁,钻入耳朵,让她慌乱不已,她望着他的标的目的,高声地喊道:“因为儿子想要闻闻你的味道。”

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